首頁| 滾動| 國內| 國際| 軍事| 社會| 財經| 產經| 房產| 金融| 證券| 汽車| I T| 能源| 港澳| 臺灣| 華人| 僑網| 經緯
English| 圖片| 視頻| 直播| 娛樂| 體育| 文化| 健康| 生活| 葡萄酒| 微視界| 演出| 專題| 理論| 新媒體| 供稿

探訪重慶涪陵地下核工廠舊址 記住“816”人的故事

2019年07月23日 03:26 來源:人民日報海外版 參與互動 

“816”地下核工程反應爐鍋底

  “816”工程是三線建設時期上馬的核工業項目,6萬多人參與建設,即將完工之際卻宣布停建。如今,這個“世界最大人工洞體”開放成景區,帶領人們重溫那段特殊的歷史

  “上不告父母,下不告妻兒……”莊嚴宣誓后,數萬名士兵、工人、專家走進了祖國西南的大山深處。這個叫做白濤的小鎮,一度從中國地圖上消失。

  隱姓埋名,奉獻青春,幾萬人在烏江之畔的金子山腹中“挖”出了一個“世界最大人工洞體”,擬建成中國第二個核原料工業基地。

  幾十個寒暑倏忽而過,國際國內形勢巨變。即將建成的核工程宣布停建,軍工企業為生存賣起了化肥,以前的絕密洞體開放為旅游景點……

  “816”,這個曾經神秘的工程代號,牽系著一段不應忘卻的共和國記憶。

“816”地下核工程景區入口

  完全是人工挖出來的

  從重慶涪陵下高速,秀美的烏江山水一路蜿蜒。驅車兩個小時后,路旁一棟老式紅磚小樓躍入眼簾,這就是“816”景區接待中心。從地下通道走到馬路對面,只見青山腳下有個水泥洞口,上面幾個紅色大字格外醒目:“816地下核工程”。

  “像這樣可以進卡車的大型洞口,在山體不同方向有10多個。”講解員王芋七介紹說,中央批準“816”項目后,總共有6萬多人參與建設,8年打洞,9年安裝,總投資超過7億元。

  乘車入洞,長長的通道盡頭,是第一個開放洞體。昏暗的燈光下,可見一處極其開闊的空間,100多米長,25米寬,高度超過30米,卻不見一根立柱。墻上的燈管發著光,模擬機器運行的聲音陣陣回響,似乎把人帶進了那個未能現世的核工廠。

  “這不是天然溶洞,完全是人工挖出來的。當時這里交通極為不便,機械極少、炸藥極少,挖洞主要靠人力。”王芋七介紹說,整個工程完全隱藏在山體內部,軸向疊加全長20余公里,挖掘總面積超過10萬平方米,主洞室高達79.6米,共12層。

  建筑布局宛如迷宮,大型洞室有18個,道路、導洞、支洞、隧道及豎井130多條。

  “不就是個山洞嗎?”有些游客看不出門道,會這樣問。

  “在巖石山體內建設如此大的工程量,堪稱世界之最。停建以后,主要設備都被拆卸運走了,但從留下的很多痕跡,我們依然可以感受到曾經那個核工廠的森嚴景象。”王芋七說,與一般宏大空曠的洞體不同,這里大部分進出的門都極其狹小,門洞卻有2米多厚。“如果建成投產,洞內會產生很強的輻射,為防輻射,才會有這么厚的墻和鉛制的厚重門板。”

  在原來的反應爐鍋底洞體內,坑坑洼洼的墻面上還能看見拇指粗的鐵條。“據說當初拆卸工人進來這里,驚訝得說不出話來,整個墻面都是由厚重的不銹鋼板鋪成。”王芋七說,數噸重的鋼板是如何被運到山體內部的,至今沒人猜得到。

  保存較為完好的,還有控制室內密密麻麻的核反應堆監控儀表。“這里有2001個表,監控著2001個核反應工藝管,保障生產流程不出問題。”王芋七說,別看這些表和家用電表長得挺像,但當時都算高科技產品,在1978年,一個表造價就高達1300多元。

“816”地下核工程相關展品

  那真是火紅的年代

  距離洞體不遠,有一處叫麥子坪的地方,是原“816”廠的生活區。很多當年的建設者和他們的后代居住于此。如今,他們還時不時會到洞口附近走一走、看一看。

  1966年,正是三線建設全面拉開帷幕的第二年,中央批準建設“816”工程。“好人好馬上三線”,為了國家絕密的核事業,數萬建設者拖家帶口,一頭扎進了涪陵的小山溝里。

  “我跟著父母來的時候,這里處處都是荒山老林。”“816”景區員工金莉說,最困難時,一頂帳篷擠進100多人。下雨的時候,被子上蓋塑料布,床頭還要支把傘。最好的房子叫“干打壘”,也不過是用泥土或石塊蓋起的簡易房。

  生活條件的苦,并不影響工程建設的火熱,烏江兩岸的工程會戰一個接一個。

  “那真是火紅的年代。”參與建設的老兵楊文禮回憶,“入夜之后依然在施工,站在高處向工地眺望,夜景極美:金子山下燈火通明,運輸車輛川流不息,小火車專列南來北往,車輛的喇叭聲、機器的轟鳴聲、工兵們的號子聲還有廣播聲,匯成一曲美妙樂章。”

“816”洞體內通道

  那時候,工程兵54師數萬官兵面對的“敵人”是堅硬的巖石山體。“戰士們戲稱自己是‘五塊石頭夾著一團肉’,上下左右和前方都是巖石,隨時都有可能危及生命。坑道內空間狹窄、光線昏暗、煙塵滾滾,還要進行爆破。”楊文禮說,戰士們手頭并沒有先進設備,全靠工兵鎬、工兵鏟、炸藥、風鉆。“人歇馬(機器)不歇,24小時作業。”

  就在這樣的條件下,建設者們挖出了超過10萬平方米的空間。有人測算,如果將挖出來的石渣筑成一米見方的石墻,能延續1500公里。

  建設時期,保密要求特別嚴格。進廠第一課就是保密課。生產區掛滿了“軍事禁區嚴禁入內”的牌子。對外通信沒有地址,寫的是“重慶市4513信箱”。

  翟文的父母當時在“816”配套的機修廠工作,但從未跟子女談論過自己的工作內容。翟文也是在工作多年之后,因為維修需要進了一次洞。他還記得,進洞得辦專門的“進洞特許證”。

  “四處有人站崗,不敢亂走亂看,但滿眼都是明晃晃的不銹鋼設備,可先進了。”翟文回憶,那是他第一次走進“816”,也是第一次了解自己一家老小從河北遷徙而來的原因。

  那一刻,他的內心充滿了自豪感。

“816”工程建設時期工作照

  資料圖片

  讓“816”活下來

  1984年,因國家戰略調整,816工程停建。當時,85%的建筑工程、65%的安裝工程已經完成。寶劍即將出爐,卻到了鑄劍為犁的時代。

  宣布停建時,不少人失聲痛哭。來不及難過,大家又陷入了困惑。擺在面前的,首先是生存問題。

  “不救活‘816’,死不瞑目!”“816”廠原黨委書記徐光這句話,是吼出來的。由“軍”轉“民”,二次創業,烤面包、種蘑菇、養蚯蚓、做鐵釘……嘗試不少,“816”人的心酸自不必說。經過多方努力,終于在1993年上馬了第一條化肥生產線。“816”有了自己的支柱產業,這才活了下來,而且活得越來越好。

  從“中國核工業總公司816廠”到“重慶建峰工業集團有限公司”,身份在變,主業在變。如今的建峰集團,在做強化工的同時,也積極拓展服務業。“我們有了一些新的思路。想利用機修器械、老舊廠房等“816”配套的工業遺產招商引資,引入專業團隊打造一座具有三線建設特點的‘軍工小鎮’。”建峰集團副總經理陳烈剛說,希望這些工業遺產能讓人們記住那段歷史,記住那些建設者們無私奉獻的精神。

  而“816”工程在解密之后,2010年5月第一次對外開放,到現在已經9年。目前,洞體所在的景區已移交給涪陵交旅集團經營。“9年里,游客數量不斷增加,去年達到21萬人次,今年希望能到25萬人次。我們正在申報國家4A級景區。”“816”景區運營部經理石磊說,目前洞體只有30%開放,游客花2小時左右可以走完全程。未來隨著設施的完善,開放的面積將逐步擴大。

  蔣云龍 文/圖

【編輯:葉攀】

>國內新聞精選:
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總機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19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快乐10分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