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| 滾動| 國內| 國際| 軍事| 社會| 財經| 產經| 房產| 金融| 證券| 汽車| I T| 能源| 港澳| 臺灣| 華人| 僑網| 經緯
English| 圖片| 視頻| 直播| 娛樂| 體育| 文化| 健康| 生活| 葡萄酒| 微視界| 演出| 專題| 理論| 新媒體| 供稿

廈門六中學生歌聲送別老師高至凡:夜空中最亮的星

2019年07月22日 00:28 來源:新華網 參與互動 

  新華社廈門7月21日電 題:“夜空中最亮的星,請照亮我前行”——眾人在歌聲中送別廈門六中音樂教師高至凡

  新華社記者顏之宏、付敏、魏培全

  “每當我找不到存在的意義,每當我迷失在黑夜里,夜空中最亮的星,請照亮我前行。”21日下午,動聽的歌聲在廈門福澤園安親堂響起,從四面八方趕來的人們手持鮮花,滿眼淚水,送英年早逝的廈門六中音樂教師高至凡最后一程。

  正如他的名字,高至凡本來是一個許多人都不知道的平凡年輕人。作為合唱指揮的他,與同道一起,讓廈門六中合唱團的《青花瓷》《夜空中最亮的星》等阿卡貝拉演唱傳遍了中國。

  兩天前,許多人方才第一次知道高至凡,然而那卻是這個青年人生命隕落的噩耗。

  7月19日,剛過完28歲生日的高至凡因突犯重疾搶救無效,于當天18時30分不幸離世,永別了他深愛的音樂事業。就在當天上午,久未休息的他發了一條朋友圈消息——“放假真是太爽了,做夢都會笑醒。”

  一陣滂沱大雨過后,21日下午,高至凡追思會在廈門舉行。他的親人、師友、合唱團的同學們都趕來為他送行。現場沒有哀樂,而是反復播放著高至凡生前為廈門六中合唱團改編的歌曲。

  “我們希望用這樣的方式,送‘老高’最后一程,”高至凡的同事兼室友、也是和他一起為廈門六中合唱團奔忙的伙伴徐聰眼含淚水地說。

  在他眼里,“90后”的高至凡是個工作狂,身上也似乎總有使不完的勁,不管周末還是小長假,總在忙合唱團的事兒。

  2014年8月,高至凡從廈門大學藝術學院畢業后,在40多位候選人中脫穎而出,進入廈門六中從事音樂教學工作。而當時面試的場景,對廈門六中藝術團團長陳琦來說,仿佛昨日。

  “一個毛頭小伙子,扎著一個小辮子,提著他藍色印花布的小袋子,簡歷就薄薄的兩張紙,渾身上下都流露出一股青年藝術家特有的氣質。”陳琦說。

  除了日常教學工作,高至凡主動挑起了廈門六中合唱團的大梁,利用課余時間組織學生排練。

  2017年底,廈門六中合唱團發布的一曲阿卡貝拉版《青花瓷》不脛而走,引發全國網民關注,而這首改編歌曲的創作者,正是高至凡。阿卡貝拉,也稱無伴奏合唱,不使用任何樂器伴奏,演唱者需要用人聲模仿樂器,以及通過多聲部疊唱創造豐富的聲音。

  《鳳凰花開的路口》《魚戲蓮葉間》《送別》……高至凡帶領廈門六中合唱團演唱的每一首歌曲,都很快風靡全國,讓人感動于青少年歌者的天籟之音。

  在學生眼中,高至凡不僅是合唱團的指揮,更是一位知心大哥。

  “‘老高’接手合唱團的時候其實大家的興趣并不在合唱上,因為合唱團的巔峰期已經過去了,怎么讓大家重燃對音樂的喜愛,成為‘老高’冥思苦想的一道題。”高至凡所帶的第一屆學生劉曉奇說。

  他說,被學生們昵稱為“老高”的高至凡善于發現每個團員的天賦,并且愿意花力氣去做個性化的培養。

  “如果樂隊指揮是真正的‘指揮官’,那合唱指揮就更像是一個‘全職保姆’。”高至凡生前好友、彩虹室內合唱團團長金承志說。就在噩耗傳來的前一天,他還收到了“老高”想要帶領合唱團演唱辛棄疾套曲的合作請求。

  金承志未曾想到,那次對話之后卻是天人永隔,“我們會一起來幫助他完成未竟的事業,我們也相信他已經化作了夜空中的一顆星,為我們照亮前行的路。”

【編輯:劉歡】

>社會新聞精選:
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總機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19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快乐10分开奖结果